佛山中院民五庭法官黄健超: 对症下药 让濒临破产企业起死回生

微信图片_20210628162428.png


破产这个词,很多人谈之色变,但“破产法官”往往能扭转乾坤,让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企业起死回生。


佛山中院民五庭法官黄健超,从事破产审判11年,审结破产案件500余件,先后承办百业房地产公司、三水奥特莱斯小镇重整案,前者入选最高人民法院十大典型案例,后者刷新了佛山破产重整案标的额。


“每当收到新案,我们就像医生一样,先对‘生病’企业号脉,再对症下药,帮助企业重获新生。”黄健超说,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失而复得,破后重建。


微信图片_20210628162436.jpg

佛山中院民五庭法官黄健超。/佛山日报记者王澍摄


1

妙手回春

助困境企业打赢翻身仗


审理破产案件时,黄健超通常有三种身份。他既是法官,也是“CEO”和“医生”,从经营状况、财务收支到员工就职等事宜,他都要了如指掌,随后再为“生病”企业号脉,对症下药。
对于彻底丧失竞争力的“僵尸企业”,要依法通过破产清算程序果断出清,释放市场资源;而对于具备市场价值和挽救可能的困境企业,则要尽力通过适用重整、和解程序进行挽救,帮助企业重焕生机。
近年来,不少濒临破产的企业在黄健超的“手术”下活了过来。
6年前,佛山市百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与另外5家关联公司互联互保,对外担保债务达8亿多元,资金链断裂后,向佛山中院申请破产。
经调查,百业资产优质,若通过破产重整恢复生产经营,不仅能提高债权人的受偿率,员工也不会面临失业的风险。最终,百业在破产重整制度下,打了一场翻身仗。
“2016年我们走访百业烂尾楼时,看到现场跟废墟一样,建筑材料丢弃在杂草中,楼盘光秃秃的,栅栏绿色的保护网全塌下来了。”破产重整成功后,黄健超走访发现,曾经的烂尾楼盘已竣工,业主陆续装修入住。
从裁定重整申请,到指定管理人接管,协助募集新的投资人,黄健超的每一步都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,“但坚持到这一刻,8个月的努力值了,最大的快乐在于失而复得,破后重建”。
十余年的审判经历让黄健超认为,破产审判中最大的难点是职工安置问题。而职工能否妥善安置,又直接影响到破产程序能否顺利推进和社会的和谐稳定,“我们要以同理心看待职工行为,用心聆听他们的诉求”。
2017年,三水奥特莱斯小镇开业,生意火爆,但没多久就陷入经营困局,于去年8月向佛山中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。
“我们第一时间梳理了涉案5家公司的负债情况,发现案件涉及债权人196家,光申报债权金额就高达220多亿元。”摆在黄健超面前的第一道难关是110多名职工的欠薪问题。
“不少同事觉得公司前景堪忧,担心收不回工资,个别人情绪很激动。”涉案公司员工赵丹丹回忆。
为此,黄健超充分考虑职工的利益,多方协调意向投资人先行垫付职工安置费用。最终,该系列案通过重整,优化利用土地资源2888.8亩,化解债务达150余亿元。

2

砥砺前行

立志成为专家型法官


近三年,佛山两级法院新收破产审查案件和破产案件的增幅均在20%以上。
“十几年前,破产审判领域还是十分冷门的。”黄健超回忆,自己最初接触破产审判是2008年在法官学院培训时,随手买了很多关于破产审判的书。他笑说:“我当时对这行没有什么概念,只觉得它看起来比较特别、小众,心想深耕这个领域应该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巧合的是,2010年来到佛山中院工作后,黄健超就被分配到负责破产审判的部门。起初,他天天跟着审判长学办案,埋头钻研案例,“最重要的是不能畏手畏脚,看到疑难案件就打退堂鼓,要多干多思考,才能积累经验”。
黄健超将这与《卖油翁》的故事类比,认为这与卖油翁倒油而钱孔不粘油一样,都暗含熟能生巧的道理,离不开经验的长期积累。“正所谓‘业精于勤’,破产审判也是如此,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专家型法官。”
如今,黄健超还是营商环境评估办理破产指标工作的牵头队员。当前,佛山把打造一流营商环境作为一号改革工程推进。黄健超强化大局服务意识,参与起草了关于管理人管理、破产费用保障、执行移送破产、涉税问题处理、破产信息化建设、简易破产案件快速审理等十余项长效机制,并协调设立破产纾困基金,切实解决破产企业资金周转问题,提高重整成功率,多措并举优化营商环境,为经济发展注入一泓春水。
目前,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正在进行。“教育整顿,让我重新审视,并进一步坚定了自己的司法信仰。”黄健超认为,作为一名“破产法官”,必须妥善运用破产程序保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贯彻“六稳”“六保”,优化营商环境,助力佛山高质量发展。
本文转自佛山日报,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
转载声明:公告内容为全文转载,本协会不承担任何信息记载错误、遗漏、歧义的任何责任。